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七章疯了

第六十七章疯了

  鲜卑呼延部在居延海有胜兵四千,但真正拿得出手的,也就千把人。大部分男人,连凑齐一套弓矢都难以做到,很多箭头还是骨头做的。

  不过他们会做人,谁来居延海做主,就给谁做事,倒也相安无事有近七百年。硬要说他们的祖宗,其实是匈奴人,但后来汉人鲜卑人先后征服此地,便索性改了根脚,自称鲜卑人。

  隋唐变换,连鲜卑人这块招牌也不打了,只说是草原蛮臣。

  “呼延挺,雪这么大,当真能到?”

  张德骑着黑风骝,眉头微皱,身上的大氅裹的很严实了。可是北风裹着雪,跟刀子一样扎下来。这等风势,就算是一千五百年后那般发达的技术手段,都不能轻易抵挡,很容易就演变成雪灾,损失惨重。

  农业社会对雪灾的抵御能力,基本靠运气。

  可是他又不得不前往一趟浑义河,而且带上了新配置的火药。怎么想李思摩都不能死在草原,老疯狗要是死了,他和张公谨都没好果子吃。

  “张公,别看风雪大,这条路老朽已经走了五十年。老朽今年六十八了,草原上能活到这个岁数的,基本没有。”

  呼延挺一把年纪,为了呼延部的存活,不得不出来卖苦力。骑着黑马的少年虽然年轻,可绝对是了不得的人物,怀远城内说一不二,连李思摩都要听他的言语。况且,瀚海公主都要倒贴,呼延部的人又不是瞎子,哪里不知道少年的金贵。

  “要尽快赶到浑义河!”

  张德目光严厉,他一向尊老爱幼,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是,是……”

  老而弥坚的呼延挺连连点头,然后策马向前吼道,“都赶紧的!还有两百里,就能看见浑义河了!不要停。这天停了就死了!”

  几层丝巾做了口罩。围住了口鼻,张德按住了腰间的横刀,心中暗道:老疯狗啊老疯狗,你他娘的害人不浅啊!这次要是夷男发飙。拖家带口一波流都说不准,到时候。万一铁勒人来河套扣边勒索,老子这是把脑袋往李二那边送啊!

  之前几次全李思摩赶紧回来,老疯狗折腾铁勒人正爽着呢。直接回报爽的停不下来,让老张赶紧的提供更加精良的炊具……

  “别千万别出事啊。”

  老张牙齿打着颤。抬头看着天,这雪下个没完了。

  而此刻在浑义河,开始渡河的薛延陀精骑已经两翼散开。李思摩岿然不惧。保利营造的人早就带着辎兵挖好了壕沟,大车更是早就排开。

  “放——”

  嘭!嘭嘭!

  狭长的铁条在冷空气中震动。长矛一般的箭矢射了出去。那些铁勒骑士已经开始呼喝散开,却也估计不足,尚在河中。就连人带马,被射了个对穿。

  噗!

  血箭爆射,当空的雪花,流淌的河水,瞬间被一团红色雾气印染。

  嗤!

  如矛箭矢扎断胸骨,透胸而过。那健硕的铁勒骑士顿时双目圆瞪,发出“嗬、嗬”的顿挫声音。

  河西观战的少年见到这个情景,脸色发白,顿时牙关紧咬,背脊上的皮肉都立刻绷的入满弓弓弦一样。

  夷男远远地观望,脸色铁青,吼道:“绕过去!”

  大车挡板遮蔽了铁勒骑士的视线,弩箭齐射,又是人马齐哀。然而此时,铁勒可汗的汗帐下,牛角吹响,步卒阵列如唐军一般,手持小盾,紧握短矛,开始正面渡河。

  “拿下思摩,封万夫长!”

  “拿下思摩,封万夫长!”

  “拿下思摩,封万夫长——”

  铁勒人开始呼吼,步卒阵列缓缓推进,河水一层层的波纹冲刷东岸。李思摩见了军阵,不由道:“咥力输的不冤。”

  “竖矛——”

  铁勒百夫长呼喝起来,河水冰冷,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突厥狂犬只有数万乌合之众,精骑已经两翼包抄,我等拼死用命,得胜归还!”

  然而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更加强烈的“嗡”“嘭”交错声响。

  “举盾——”

  百夫长话音刚落,从天而降的巨大箭矢已经倾泻而来。

  砰!咔!咔!咔……

  小盾碎裂,立刻又是收割诸多血肉之躯的性命。

  思摩阵中,苏烈目光森寒,现在还在耗,但很快就没发耗了。硬碰硬最后就是烂仗,然而烂仗就是看谁死得起。

  “郡王,定襄精骑严阵以待,定然不会……”

  “嗳,将军无虑,无虑也。”

  李思摩眼睛微微一眯,然后用毫无人气的声音说道:“铁勒人,总是要死一些的嘛,不死,怎么显示出忠心呢?”

  这声音冷酷无情到了极点,比头顶飘落的雪花还要残酷。

  苏定方此时此刻,几乎下意识就要握住腰间的刀柄,然后一刀斩了背对着他的李思摩。

  “呼……”

  苏烈深吸一口气,内心暗道:诚乃屠夫也。

  轰!

  一阵巨响,壕沟前的拒马被撞开。铁勒步卒挥舞着弯刀,开始冲锋。后方不断有弓手连续射箭,而这边手持兵刃的,正是投降唐朝的铁勒小部。

  “他们冲过来了!怎么办——”

  “难道还能投降回去吗?夷男不会放过我们的!横竖都是死,拼一把,拼到唐军前来,我们就能活了!”

  “说的对,杀!杀吧!杀啊——”

  轰!

  两边步卒乃是同种,此刻却厮杀在了一起。他们语言相同,样貌相同,服侍相同,连手中的兵刃都是一样简陋。

  叮,咔嚓咔嚓……

  粗糙的铁刀在寒冷的天气下,碰撞后瞬间碎裂。两边士卒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抽搐匕首短刀对此,撕咬在了一起。

  只是顷刻间,这里就成了斗狗场的围栏,里面都是畜生在撕咬同类。

  “嘿……”

  咧嘴一笑的李思摩越发的兴奋,他竟是双手舞动地叫道:“来人!来人!去和那些畜生说,斩首一人赏钱一百!杀十夫长得一贯,百夫长得百贯!斩下夷男狗头,本王赏你一千贯,美女五十——”

  “斩夷男狗头,赏金千贯!”

  “斩夷男狗头,赏金千贯——”

  看着状若疯魔的怀远郡王,苏烈嘴角抽搐,目光越发冰寒,喃喃道:“疯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