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今岁是何年 > 第一百零二章裴氏

第一百零二章裴氏

  孙庆叹了口气,“孙星,也不知道你这脑子能不能把小姐交代的事办好。“

  我见孙星耷拉着脑袋,有些泄气,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无妨,像你这般大大咧咧的人,反倒不易让人起疑,尽管去做,反正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糟了。“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我见这夏公子对小姐的饮食起居十分关心,为何~~“孙庆看着我,没有继续往下说。

  “为何我还有自己的打算是吗?“我笑着接过他的话头。

  “对啊,我也想不明白。“孙星直起身子,放下手中的火钳,望着我道,“若是寻常女子,也算是找了个依傍,以后的生活自然是无忧无虑。“

  “依傍?“我轻叹道,“我已经过够了仰人鼻息的日子,也深知,唯有自己才是自己的依傍。或许你们现在不懂,但以后一定会懂的。“我面带笑意的看着他们,目光却异常坚定。

  说话间樱桃已带着几个婢子将做好的早饭一一端了上来,我示意他们不再多言。

  用过早饭后,我便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婢子正在服侍畅儿穿外衫,他见我进了屋,推开身旁的人,走了过来,眼睛眨巴着问道:“阿年,现在才辰正三刻,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大概是认生床,睡得不安稳,你睡得怎样?”我坐了下来,托着腮,看着他睡眼惺忪的样子,赶紧叫婢子把他穿戴整齐。

  畅儿端坐在我身旁,昂着小脑袋道:“也不知怎么的,我在你这里睡得竟比家中还安稳,从今日起我就在这儿住下了。”

  我刮了他的小鼻子,笑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回头被你们家治个拐带小主子的罪名,我可担待不起。”

  畅儿努了努嘴,笑融融道:“你可别这样说,你连我彧哥哥都不怕,还会怕我们家。”

  “你这小娃娃,嘴巴真不饶人。”我假意横了他一眼,接着道:“罢了,我回头叫樱桃给你准备间屋子,你闲暇时就来这住吧。”

  “小姐,快饶了我吧,你一个人我都照顾不过来,再加上小公子~~哎~~“樱桃从屋外端着个铜盆进来,听见我们的对话,深深叹了口气。

  畅儿鼻子里哼哼了一声,眨巴着眼睛望着我道:“阿年,你看看,樱桃以前哪里有这么多话,都被你教坏了。“

  话音刚落,樱桃就把蘸着青盐的刷牙子递到他眼皮子底下,畅儿斜睨了她一眼,接过来漱了下口,又拿过拧干的帕子擦干净脸颊,樱桃才退了出去。

  后面几个婢子鱼贯而入,伺候畅儿用过早饭,他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我要往外去,嘴里直囔囔要带我好好转转,我夜里本就没睡好,眼下身子乏了,只想靠在榻子上休息小会儿。

  好说歹说,这小魔王就是不应,正拉搡间,成忠从外面走了进来,倒替我解了围。

  他此番前来是要将畅儿接回夏府,畅儿一听,哪里肯依,往椅子上一坐,索性一闭眼,再也不说话。

  “主子说了,若小公子不回去,这个月就不要想在府里拿银子了。“成忠双手背在身后,一板一眼的说道。

  “哼!就不回去,谁要他的钱,我这一袋子珍珠,可以换好些钱咧。“畅儿圆眼一睁,将腰间的挑花锦囊解了下来,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才刚说完,那锦囊已经到了成忠的手里,他咧着嘴笑道:“现在珍珠也没了。“

  “你——你——你——!“畅儿一下子懵住了,反应过来后气得说话直打结,哭丧着脸看着我。

  我赶紧蹲下来,拉着他的小手哄道:“畅儿听话,你彧哥哥让你回去肯定有要紧事,等你有空再过来,你不在这儿的时候,我做些好玩的东西,下次送给你。“

  “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畅儿双眼忽闪忽闪,这才瞪了眼成忠,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他跟前,道:“走吧!“

  他们走了以后,我便关上门,又睡了个回笼觉。

  此后的几天,园子里不曾再有访客,倒让我好生休息养足了精神,到了第五日头上,我让樱桃把孙庆叫了过来,有些事情也该有眉目了。

  “夏都商贾虽多,但能与夏家抗衡的唯有裴氏一族了。“

  “裴氏?“

  孙庆点了点头,“说起来,这裴氏原是赵郡的一个氏族,虽经年经商,有所收益,却无甚声望,直至百年前,夏国内乱,这裴氏也不知谋了何事,内乱平定后,当时的裴家主人裴弘被封为赵侯,经过这些年的经营,如今裴家之主裴异已经是堂堂尚书民曹,掌管国库,田赋,关税,厘金等钱粮,而现今夏国的元后——裴韫,就是裴异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那裴家与夏家关系如何?“

  “这我倒没听说他们两家有什么过节,至于私底下,那就不清楚了。“

  “一山难容二虎。“我缓缓道,端起茶盏,抿了口茶,见孙庆还站着说话,就让他坐下,接着道:“都是当朝权贵,权力与财富难免有交错相覆的时候,这时就保不齐要明争暗斗了。“

  只是,若按孙庆所说,那为何又要让文心王姬与夏之彧联姻,我看了眼孙庆,本来想问一问,转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夏之彧与谁结亲又关我何事,再说,孙庆也不一定知道。

  “那裴氏的钱庄经营的如何?“

  “规矩,公道,生意自然不比夏公子的广字号钱庄差。“

  我听他这样说,略微放下点心,口中诺诺道:“这样便好。“

  思忖了小会儿,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又问道:“你办事时,后面可有人跟着?“

  “小姐所料不错,我卖了个破绽,故意让他跟着,听见我问的话。“孙庆恭敬的说道。

  我这才全然放下心来,如此看来,我便可以安心行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