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锦绣欢 > 第九十三章出京

第九十三章出京

  好在还有一天的时间,但也仅仅只有这一天的时间。

  到了此刻,秦玥只有选择相信燕渊。

  事实上,燕渊并没有故意纵火的动机,不然他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冲进火场去救人了。

  因着这件事情,秦玥对他充满了感激,也愿意相信他对这件事的毫不知情。或许,把这件事交给燕渊处理才是最明智最省事的做法。

  秦玥想通之后,就去了前院找燕渊说话。

  燕渊此时刚好回府,脸上的神情略有疲惫,跟前站着好几个沈府的护卫,皆眸色紧张地看着他。

  良久,燕渊才道:“我再说一遍,无论何时何刻,老太太的性命才最重要,其余的一切皆可以舍弃,明白吗?”

  底下的护卫忙躬身点头。

  燕渊随即挥手,让他们退了出去。

  秦玥就在此时走进院子,护卫们来不及走开,忙对秦玥行礼。

  秦玥颔首,默然打量了他们一番,才问道:“你们公子在吗?”

  屋里的燕渊听到说话声,忙走了出来,“小五来啦!”

  秦玥道:“来了,有事跟你商量。”

  燕渊眸子里全是笑意,直达眼底,自然地牵了她的手往花厅里走去。

  这是秦玥第一次来到他的住处。

  庭院很大,除了正房,东西厢房,下人住的耳房,甚至还有单独的小厨房。院子里遍植修竹,密密集集地一片,俨然一片小竹林,透着阴森刺骨的凉意。

  秦玥并没有与他说太多的客气话,直奔主题道:“我想来想去,这件事还是交给你自己来查比较方便。毅郡王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那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爱钻牛角尖了。”

  燕渊眉头微皱,淡然道:“你很了解他?”

  秦玥被他这话问得很窘。顿了顿。才道:“谈不上了解,认识而已。”

  燕渊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她的说词,淡淡道:“我还是那句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件事即便你不让我插手,我也是要查的。如果那人针对的是我,我还可以原谅,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向母亲下手。我不但对你承诺过,也对自己承诺过,无论做任何事,利用任何人,都绝不会伤害到母亲,这是我的底线!”

  秦玥没想到他会这么坦承,笑了笑道:“无论如何,我总是信你的。算起来,我又欠了你人情。”

  燕渊轻笑,潋滟的眸子里闪着慧黠的光芒。“以后有机会慢慢还呗。”

  为了顾及老王妃的心情,秦玥特地在沈府用过晚饭,等老王妃睡熟之后才悄然离开。

  燕渊亲自送到秦府,看着她进了大门,乘了小油车往二门去,才转身离开。

  从秦府离开的燕渊,并没有回忠烈王府,而是去了沈府的旧宅。

  站在院子里,燕渊轻轻拍手。

  苏寒和苏冰随即现身。

  燕渊低声道:“秦五后天一早就要离京,你俩悄悄跟着。好好保护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现身,更不要让她知晓。”

  二人急忙应声。

  燕渊沉吟了一会儿,又道:“有机会。探探皇上遇刺的事儿,我总觉得,这事儿不会那么简单。凤琛,他岂是那么轻易就玩崩的人!”

  “是!”

  随着这声“是”,二人重新隐没到黑暗里。

  燕渊也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

  天大亮的时候。秦玥穿戴整齐,去文馨院给江氏请安。

  江氏正半倚在床上,喝一碗瘦肉粥。

  难得在醒着的时候见到女儿,江氏很是高兴,忙让人也盛了一碗瘦肉粥给女儿。

  秦玥想着明日一旦离京,也不知何时能够回来,心情很是伤感,接过来默默地将一碗粥喝得干净,末了体贴地给江氏捶背,“母亲,一定要好好地保重,平安地生下孩子。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我都喜欢。”

  秦三爷刚好走进院子,闻言忍不住笑道:“女儿最好,可不能像你这么野,成天见不着人儿。”

  秦玥笑笑,并不搭话。

  江氏瞪了丈夫一眼道:“谁说我家玥儿野了?三爷,自家的闺女怎样都是好的。我可不许你作践自家闺女!”

  “我哪有?”

  “你就有。”

  秦三爷顿时哭笑不得,摇摇头不再跟妻子强辩。

  秦玥看得鼻子有些发酸,忙找个藉口出了屋子。

  她决定去老太太那里探探口风,看老太太晓不晓得云州那边的事儿。以国公爷对老太太的信任,很有可能给她传信回来。

  秦玥去的时候,姐妹们都在。也不知谁说了个笑话,此时大伙儿都笑得前俯后仰的。看老太太的神情,八成不知道云州的事。

  “五儿来啦!”老太太招呼她到跟前说话。

  秦玥乖乖走过去,“祖母,啥事这么好笑啊?”

  “你问媛姐儿。这丫头,意想天开的。”秦瑜嘴快地说道,用手指着一边的秦媛。

  秦玥便朝秦媛看过去。

  秦媛眨巴着眼睛,故作无辜地道:“祖母,大姐,我说的是真话,这事儿哪就这么好笑了?”

  “还不好笑?”秦珈接连喘了好几口气,接话道:“媛姐儿说,她昨晚做了个梦,梦到自己碰到了神仙,神仙告诉她说,你呀,本是贵人命,奈何投错胎!五妹妹,你说,好不好笑?”

  秦玥不由多看了秦媛几眼。当然,她心里压根不相信这是秦媛做的梦,不过是她以做梦为由拭探大家的反应罢了。

  四姐姐,太心急了吧?

  秦玥应景地笑笑,很快转了别的话题,“祖母,我打算明儿个去静龙寺上香,一来为皇上和祖父祈平安,二来也为您老人家祈福,还有我母亲和母亲肚里的小弟弟——”

  老太太听得眉眼都笑弯了,“嗯,这主意不错,难得玥儿这孩子孝顺。”

  秦玥眸子一亮,急忙道:“这么说,祖母是答应了?”

  “这是好事哩,祖母怎会不答应。不过——你一个人去多没劲,倒不如我们都去,正好前些天慧觉大师云游归来,好久没去听他讲禅了。”

  “这——不好吧。”秦玥心里十分懊恼,本来是想偷偷出京的,又想着家里人会挂念,才想要找这个理由去静龙寺住一阵子,没曾想老太太居然也来了兴趣,这可如何是好?

  果然,老太太不高兴了,“有什么不好的?就这样定了,你们都准备准备,明儿个一早去静龙寺。”

  老太太一声令下,不管想不想去的都得去。

  秦玥偷眼看去,其他姐妹都撇着嘴,皱着眉,很不乐意的样子。

  也是,静龙寺并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对这些大家闺秀来说,远不如去参加贵妇们举办的赏花宴或茶花会来得有利。

  秦玥不由松了口气,走的时候,特意留了大姐姐到边上僻静处说话,让她等着自己的好消息。

  秦瑜脸色红红的绞着帕子道:“没事,这事儿不急,五妹妹先忙你的事情去吧。”

  秦玥笑道:“就知道大姐姐通情达理。你且等着呗,这事儿准为你办得漂漂亮的。”

  秦瑜“嗯”了声,羞红着脸跑开了。

  白天里,秦玥又去了趟沈府。

  燕渊告诉她道:“事情已经有眉目了,那人我会处理。你还是别管了。”

  这话明显有些敷衍,里面肯定大有内情。只是此刻的秦玥也没有时间和精力费在这事上了,便点了头道:“好,我不管啦。至于毅郡王那边,我会好好跟他说的。”

  秦玥从沈府出来,顺便又去长公主那里请了安,然后去了皇宫。

  因着沈府走水的事,段宸大为恼火,也一直在给顺天府尹施加压力,眼下看到秦玥,以为她是来探讨案情的。

  秦玥却道:“我已将此事交给燕公子负责,以他对老王妃的敬重,不会干出不利于老王妃的事情。”

  段宸气得瞪圆了眼睛,“秦五,你就这么放心他?”

  秦玥摇摇头,道:“别的事情我不好说,但在这件事上,他并没有做过什么,否则也不会冒那么大的风险去火场里救人。我也相信他一定会严惩凶手。”

  段宸忍不住冷笑:“谁晓得这是不是他的苦肉计?”

  “可这样的苦肉计对他并没好处。”

  段宸想想也是,便没有再跟秦玥继续争辩。

  从皇宫里回来,已是下晌。

  秦玥一直陪着江氏到申时三刻,才回自己的皓月阁里歇息。

  谁知半夜里,老太太院里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唬得整个后院的人都涌到了静宜院里。也不知老太太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竟是闹肚子了,上吐下泄的,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

  段氏急忙叫人去请大夫。

  等大夫过来诊治后开了方子,老太太喝过药后才安稳地睡了。

  姐妹们不由暗喜,一个个地围在老太太身边陪着,谁也没有提去静龙寺上香的事。

  天亮之后,秦玥却辞别了江氏,一步三回头地出了秦府。

  老太太的突然犯病,自然是秦玥的小手段。

  她要去云州是很秘密的事情,绝不能让旁人知晓。

  江氏知道女儿要去静龙寺上香,死活劝着要她带青樱和吴嬷嬷一起去。

  为了避免让母亲起疑,秦玥只得勉强答应。却是将二人留在了静龙寺,只带了六月偷偷上路。(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