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打败魔王的我,只好自己当魔王了 > 第六章身为大魔王的我被打败了?(下)

第六章身为大魔王的我被打败了?(下)

  我与这孙子可谓是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不光是因为他抢了我第一勇者的身份,更因为他比我帅。

  斐德罗算是亚雷恩公国公认的帅哥,一头飘逸的金发,用天朝的话说就是小鲜肉。可此人并非花瓶,虽然我和他不熟,可是传闻中,此人也是单枪匹马闯魔王城堡的人。

  “吾乃魔王,今日率兵出征卡普亚城镇!吾将带来恐惧与毁灭!”

  我刚说完话,对面的勇者团队明显一怔!

  “真是魔王诶!魔王活了诶,咱的目标又来了嘿!”

  我轻咳一声,心中不禁骂起来,太不把魔王当回事了吧。危机感呢?恐惧感呢?

  “在下斐德罗,亚雷恩公国第一勇者兼帅哥,你这邪恶的魔王,将由我来打倒!我问你,你可敢与我一战!”

  斐德罗说出的这话一点也不脸红。面对着比他数量多了近十倍的大军,这孙子居然要我单独约战?

  若魔王真是魔物的话,这个城镇怕是早就毁灭了。不过,人类的力量不容小觑。毁了这一个城引起人类的反扑,这场战争谁赢谁输还真不好说。神的做法也算明智,用魔王牵制魔物,手下的杂兵用战争的方式成长。不得不说,神很是精明。

  既然是假打,那就让本魔王好好装一回逼!

  “吾接受你的挑战!上前来吧,年轻的勇者。吾将用你血擦拭吾的魔剑霜之悲鸣!”早在出征前,女神兰斯提雅便将我的盗版胜利之剑变了个颜色,原本银色长剑如今成了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长剑,我取名为霜之悲鸣。

  斐德罗听了我的话后,便骑着马朝我而来。我尴尬的调整着无头马也冲着斐德罗而去。

  斐德罗刚走没几步,他胯下的马猛然停住了步伐,双踢腾空一声嘶鸣。斐德罗一个重心不稳摔落马下。

  他明显有些尴尬,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再次朝我走来,可没走几步再次摔倒在地。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爱身后披着披风。披就披吧,还非得这么长才拉风,摔不死你丫的。”

  不对,这孙子并没有穿戴披风啊。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呆萌属性平地摔?

  斐德罗站起来有些尴尬的朝我笑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再次手持长剑走来。

  我看了看头顶上空一阵阵乌鸦飞过,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吧,斐德罗摔了多少次我是不记得了。他才走到我面前。

  我本想扣会鼻子,可惜头上戴着头盔。于是便扣着头盔假装抠鼻子。朝他说道:“还打吗?不打了?那行。我看你现在需要回去好好休息,多喝点热水,没事让家人朋友多陪你出去走走!会好的,放心。你若是没有好医生,我给你介绍一个,对,就是村东头王师傅,手艺不错。你看我这头就是在那烫的。”

  我与斐德罗谈的很是欢快。可这并不表示我会轻易放过他,这都是缓兵之计。抢我第一勇者身份,我岂会轻易饶你?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斐德罗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不亏是邪恶的魔王!手段如此卑鄙,如此残忍!是在下输了!我要走了,不送。”

  诶?这孙子这么不要脸?

  “吾何时让你离开?刚大木听令,拔了他的头发!”

  我刚一说完,原本还有些低落的刚大木蹦蹦跳跳的就跑到了跟前,很是开心的就要去拔斐德罗的头发。

  “诶?别别啊,别啊大哥,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这是演戏啊?别啊,别拔,痛痛痛!”

  演戏?莫非是神的安排?

  我回头看了一眼兰斯提雅,见她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神设了魔王牵制魔物,再立个第一勇者。这样还真就不会出现愣头青勇者,头铁的一逼二话不说就和魔王打个热火朝天。若真这样,两族之间的战争早就爆发了。

  “刚大木,退下吧!”

  我一摆手,手中握着一缕头发的刚大木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还好刚大木的注意力全在斐德罗的头发上,不然斐德罗这么说还真要穿帮了。刚大木走了可眼睛仍然色眯眯的盯着一头飘逸长发的斐德罗,看的斐德罗直打哆嗦,眼中也噙着泪花。

  “过来打我一拳”

  斐德罗很是听话的一拳打在了我的盔甲上,痛的龇牙咧嘴。

  这孙子是真傻,打盔甲还使这么大劲。

  我捂着胸口后退几步。

  “好一个势均力敌!人类的勇者啊!吾敬重你等,今日就此作罢。吾给你等蝼蚁一次机会。”

  “想要我的宝藏吗?想要的话那就去拿吧!”

  我还未说完,只见斐德罗对我直眨眼睛。

  我有些尴尬的重新清了清嗓子:“想要吾的性命吗?想要的话那就来拿吧!吾在城堡七层等着你们。这是你们人类最后的机会!来吧,开启闯魔塔的时代!”

  说完后转身率领一群懵逼的大军,朝着城堡走去。

  同样懵逼的还有那一群明显有些绝望的勇者!

  不久后,身后传来阵阵欢呼!

  “斐德罗打跑了魔王!斐德罗大人万岁!”

  “草!”

  一群眼瞎的勇者!

  在返回的路上,暗精灵凑了过来。

  “魔王大人好算计呢!”

  我一听完了,这女王怕是看出了些什么!

  由莉掩口而笑说道:“魔王大人想要将这些如同垃圾一样的勇者引入城堡中。慢慢的折磨而死,看着他们垂死挣扎的表情是吧?”

  我一惊,由莉果然是用魔物的思想在猜测我,这个外表高贵优雅的暗精灵内心居然如此邪恶。

  她的声音很大,一旁的几个魔将也都听在了耳朵里,一齐对我投来敬佩的目光。看的我一阵胆寒。

  莫非由莉是在帮我解围?这个工作难道不是应该废物女神这个魔王助手来干嘛?

  我看了一眼坐在马上,一脸蠢像的废物女神。

  “由莉,为何我这个新魔王,你们一点也不觉得生疏呢?你们就不好奇之前的魔王去了哪里吗?”

  “回魔王大人,魔王对于我等来说更像是一种信仰,您的这身魔王盔甲只有强大的高等魔族才会被认可穿着。因此只要是能穿着魔王铠甲的魔族对我等来说皆可是魔王,更何况我等与之前魔王并不亲近。那魔王总是一人待在七层,从不宣召我等,更别说是出征了。”

  我点了点头,算是多少可以理解。说白了,这魔王盔甲非一般魔族可以驾驭,这盔甲就是地位与实力的象征。其实我不忍心告诉由莉,这盔甲的设定是人类才能穿。

  “魔王大人,一路出诊您劳累了吧?回去后,要不要下仆给您缓解缓解压力呢?”魅魔莎薇翻身上了我的无头马,脸冲着我坐着。

  “嘿嘿嘿,当然好了!”

  “莎薇退下,魔王大人大战后很累了,没空陪你胡闹!”

  莎薇很是听话翻身下了马,临走前还冲我飞了个吻。

  我心说由莉你别裹乱啊,我他么一点不累好吗?这到嘴的小布丁你都不让我吃。当然即使不吃,闻一闻也是好的啊!

  魔王城堡,七层。

  此刻我坐在王座上,右边站着废物女神。面前站立着城堡守将七人,病娇萝莉害羞的低着头,此时倒是尽显骄的属性。

  “本王要你们即可安排好各层守卫,等待勇者的进攻。记住本王只要活口,本王要用勇者的鲜血喂食我的魔剑霜之悲鸣!”

  “是。”

  七人一齐答道,声音中充满亢奋。病娇萝莉抬起头像是看食物一样看着我。完了病娇又犯病了。

  七人退下后,女神兰斯提雅笑笑对我说道:“我们的第一勇者安乐大人,越来越有魔王范了呢。”

  “少废话,你这废物女神。还不快给本魔王做饭去!”

  “啊嘞嘞,好哇,我做了你可以一定得吃啊。不要忘了,我做的饭可是宇宙第一哦!”

  “就你这废物还第一?”

  “是啊,第一,难吃!据说可以毁灭一座城哦,嘟噜噜。”

  “嗯?女神你回来啊!回来啊,我错了!我道歉!女神,不要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