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云且住 > 第131章 番外:教女

第131章 番外:教女

  李熙实在很烦恼,他想要一个和急云一样的女儿,他也几乎成功了,生下来的女儿李霁,相貌上大半都像急云。

  然而随着时日渐渐增长,女儿一天一天的袅娜起来,却是渐渐长成了个好诗文,好书画,才驱道韫,姿胜毛嫱的古代文艺女青年,喜好的是裁诗染翰,吟月哦风,好吧……他承认女儿替他磨墨调色的时候,与他一笔一笔的合画一幅画的时候,那种成就感无与伦比,但是……坚决不肯学武又是什么情况?母亲是清微教的掌门,声名赫赫,她却看到刀剑就皱眉,让她扎个马步她就要哭上几天,最后就连想强身健体的基本体操,她都不肯学,学个几招就开始和母亲磨着今晚要吃什么,要喝什么,怎么做……嗯,总算她母亲还有个优点她肯学,继承了他灵敏的舌头,又肯静下心学厨艺,自然厨艺比起母亲更上一层楼了。

  但是!慈母多败儿啊!

  他一直以为急云会是个严母的!于是他一直保持着对女儿千依百顺娇宠的慈父形象,不是说夫妻总要一方红脸一方黑脸嘛。

  但是为什么到女儿该打基础习武艺的时候,平日里总是冷清严厉的掌门人,沙场上凌厉万分的女帅,居然在女儿的娇嗔中,一溃千里,舍不得压腿,舍不得扎马步,大半年养不出一点真气,一整年学不下来一套剑法!

  而这个时候,等他发现妻子根本是个纸老虎,完全拿女儿没办法的时候,他温文尔雅的慈父形象又早已根深蒂固,如今,夫妻两人却是没有一个人能拿住女儿!他私底下也嗔怪急云道:“你一身武艺,如何竟不传一些给女儿护身,习武哪里有不吃苦的?”

  急云叹道:“正因为自己吃过苦,似乎更不想女儿受苦……你也知道的,我那一身武艺,很多都是在十分险恶的环境下磨练出来的,哪里是这样循规蹈矩能练出来的?更何况她志不在此,我总觉得让她自由自在也罢了,她若是当真想学,那我无论如何也要教会她,如今她明显更喜欢你那书画一道,又何必勉强?”

  李熙嗟叹半晌:“难道你这一身绝学,竟无子女可传承?”二人自李霁之后,再没有开怀,也不知是哪个人的问题,好在他们二人也颇为随缘,并不刻意追求。

  转眼女儿已经将进及笄,明珠郡主之丹青才华不下于其父的传闻遍于京城,求亲之人更是不少,李熙严阵以待,开始严格控制女儿的行踪,不再让女儿和卫瑾那边那一窝小子出去疯跑,把所有可疑适龄男子全当成假想敌,严防死守。

  李霁哭笑不得,去和母亲诉苦,可惜母亲实在太忙,只是叮嘱她要听阿爹的话。

  可是阿爹完全已经像个竖起毛的猎狗一样,对所有年青男子都拒之门外,更是不让自己去这,不让自己去那,太可恨了!

  她嘀嘀咕咕的和辛芙发着牢骚,辛芙是她在女学里头认识的,年龄相当,虽然出身贫寒,诗词上却极有灵气,幼时她曾拿了辛芙的做的小令给阿爹看,阿爹十分吃惊,说小小年纪,言辞悱恻,倒是灵气十足,因此之后她时常邀请辛芙来王府里做客,甚至有时候直接便留宿在她院子里,又常常送她许多首饰衣裳,情同姐妹,感情甚好。

  辛芙正在一笔一划的画着一朵莲花,李霁道:“这莲花好眼熟呀……啊,你是在仿着我阿爹的那个“一一风荷举”画的么?”

  辛芙抿了抿嘴道:“可惜还是画不出你爹爹的笔意来。”

  李霁得意地笑道:“那是自然,阿爹那可是随意画成,却笔意在胸中啦,他都说过,画画千万别刻意,只顺手画去,你如今仿着画,自然便落了下乘,如何能画出那种潇洒意兴呢?”

  辛芙微微笑了笑道:“如今正是盛夏,不若我们再去荷塘里头看看荷花,兴许下一幅我便能画好了?”

  李霁拍手道:“可不是么。”一边已是站了起来,一叠声的叫丫鬟们安排下画舫,她们要去荷塘赏荷。

  风荷亭亭,水面辽阔,辛芙看着这美丽的风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别人都说无观寺的荷花是一绝,我看比起你家的,还差得远了,那边的荷塘到底有着斧凿的痕迹,刻意了,哪里如你家这般浑然天成呢!”

  李霁笑道:“那可不是么,我阿爹这个最是在行不过了,咱们别院那边的风景更是好,等秋天了,我和阿爹说了,带你去那边住上一会儿。”

  辛芙脸上略微黯然了下道:“嫂嫂恐怕不会同意了。”

  李霁吃了一惊道:“你大嫂不是很喜欢你来咱们王府的么?”

  辛芙脸上黯了黯道:“说是要给我议亲了,不让我出门太多。”

  李霁呆了呆:“啊……阿爹说我还太小呢,议亲这种事情,十八以后再慢慢看,你不是和我同岁么?如何这么早便安排了?”

  辛芙苦笑:“迟早要嫁的,难道留在家里吃白饭么,早点嫁出去还能挣些彩礼回来贴补家里呢。”

  李霁大睁双眼:“彩礼不是一般又随嫁妆一起陪嫁回去,只留给女子自用的么?”

  辛芙看着李霁一派天真的脸,不知该如何说,乡间这样卖女儿贴补家里的事情还少么?大嫂早就阴阳怪气了,说自己陪着郡主整天的陪读,做小伏低,却这么多年也攀不上个贵人,不能让晋王妃给自己做主嫁入个高门,如今年纪不小了,再留下去,过了年纪,就不好议亲了,然而晋王和晋王妃仿佛根本没想过要嫁郡主一般,几乎从来不举办宴会,上门拜访的贵妇,除了谢家,几乎不见外人。明明听说晋王妃武艺高强,晋王为人潇洒,不拘泥于俗世礼节的,真的住了进来,却发现王府内外分得极严,根本从来没有见过外男,便是宫里的太子来看李霁,也是单独召见,从来没有让自己见过,而安乐侯卫家倒是通家之好,小时候还一起在园子里头玩过,只是当时都还小,一团孩气的,待到大一些,特别是近期,忽然就不让随意进出了……

  她心里苦胆一般,却又还心存一丝侥幸,那唯一的一丝光明。

  她忽然道:“我记得令尊还有一副风露清愁的,依稀记得小时候你给我看过,也是画的荷花,如今却是不记得画得如何了呢。”

  李霁之前看她满脸苦涩,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正满心地想要回转,如今看她岔开话题,赶紧笑道:“哎呀,那画后来阿爹说太矫揉造作了,收着呢,他书房一般人进不去的,我去拿来给你看看,正好参照参照,其实我觉得画得很是好,不知道为什么阿爹不喜欢。”

  一边说着,一边便让画舫靠了书房那一边的岸,带着丫鬟匆匆走去了李熙的书房里,果然翻找了一会儿,找到了那幅墨色淋漓哀婉悱恻的莲花,心想也难怪阿芙喜欢,她心情不好,想必也颇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