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穿越成皇贰蛋 > 774.又出新榜

774.又出新榜

  寒风萧萧。手机端https://m..la品书手机端https://m..la

  这日,一众人在来福客栈分别。

  空荡子等人往东行向长沙,无得和尚独自向西。

  出客栈以后,酒意便在他们脸顿消。

  乐舞丫头一步一回首,但再不舍,却也只能看着无得和尚渐行渐远。

  他此去嘉定,不论是横扫无敌,还是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大概,难以再活着出来。

  伤到根基,他的寿元已然接近极限。

  空荡子没有回头。

  但眼睛却是始终泛红。

  做兄弟的,一辈子。但这一辈子,总会有人先走。

  金刚纵是不去嘉定,也难以再活很久。而他要去嘉定,空荡子也清楚他的意图。

  自己这些人要往长沙再度投效大宋,金刚这也是在为雁羽营的荣光奉献他最后的力量。

  这位在世佛终究还是没能做到四大皆空。雁羽营的兄弟情,让他甘愿再掺和到这世俗纷争之内。

  这……空荡子怎能阻止?

  又能用什么样的话去阻止?

  ……

  离着年关尚余半月。

  继张珏副军机令大理大捷以后,皇宫之也有喜讯传出。

  经过钦天监内诸多官员以及天师道诸位天师仔细推算以后,终于按照赵洞庭、乐婵两人命理,选出近来最适合他们结合的日子。

  一月初八。

  这日,被钦天监监正说之为最为适宜龙凤呈祥之日。乃是吉大吉之日。他说的神乎其神,当然,赵洞庭不懂。

  但即便不懂,他也有点儿相信这种命理之说。有些东西确实没办法解释,而且,这钦天监监正也的确是有真材实料之人。

  区区钦天监衙门不大,但地位却颇为特殊。

  赵洞庭都知道,朝有不少大臣都请钦天监监正算过命理。准与不准,大事短时间内没法得出结论,但许多小事以及过往的事情却是推算得准确无误。

  于是,在钦天监呈日期以后,赵洞庭爽快采纳,并立刻让入内内侍府将这个消息给通传下去。这立刻在皇宫之内兴起不小波动,等传到民间,更是引起轩然大波。

  皇之前只纳了两位贵妃,莫非是皇后之位早属给这位乐婵姑娘了?

  可让人疑惑的是,这乐婵姑娘在朝又并无什么名头。现今大宋的豪门大阀之,也好似不曾有姓乐的。

  这在以往历朝历代,是罕见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能入皇宫的民女不少,但能为贵妃者,都往往是家世极为显赫的贵家小姐,更莫说是皇后。自南宋有史以来,几乎没有平民皇后的。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开始打听乐婵。只是可惜,知道乐婵身份的人在朝也只是小撮,她的家世自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打听得到。而知道乐婵的,怕也不敢相信是这个乐婵。

  百草谷五年多,她几乎是与世隔绝了。

  直到距离年关仅剩六日,皇后乐婵的身份才在突然间被昭示于天下。

  只是耐人寻味的是,她的身份不是朝廷公之于众,而是在新出的江湖美人榜被用浓重笔墨点缀出来。

  乐婵。

  美人榜第七。

  洛神仙子。

  大宋皇后、百草谷现代圣女、高手榜乐无偿长女。国色天香,婀娜多姿。

  于硇洲和大宋皇帝相识,感情深厚,后于百草谷等待宋皇五年。

  宋皇为美人持剑闯百谷。

  区区江湖榜,竟然能如此清楚赵洞庭和乐婵之间的事情,这绝对让人心惊,也是细思极恐的事情。

  虽然大宋朝知道他们两过往的人不在少数,但他们个个也都在朝举足轻重。

  编撰江湖榜的人,即是那百晓生,又是从哪个人的嘴里得知这些往事的呢?

  只是这种事情,现在显然也已经没法去查。

  赵洞庭在御书房内,手捧着这一年的新江湖榜,看到榜关于乐婵的描述这般详细,悄然皱起了眉头。

  “河琮……”

  他张张嘴,准备吩咐朱河琮宣萱雪过来。但想想,又作罢。

  世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种事情传扬出去也很正常,也未必需要小题大做。

  赵显、谢太皇太后和全太后回宫,大宋可能会迎来多事之秋。这时候让军情处暗查朝大臣,并不明智。

  而且,赵洞庭对那些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是很信任的。兴许,只是无意透漏。

  朱河琮见赵洞庭又低下头去,便又收回脚步。

  檀香怡人。

  室内地下的火龙让得整个御书房温暖如春。

  赵洞庭瞧瞧旁边俏脸晕红的乐婵一眼,又继续往下浏览。

  张茹仍在榜首,只是除去原本的那句描述以外,也添了她的身份,大宋静妃,副军机令、镇南军区元帅张珏之孙女。

  韵景仍在第九,红袖舞娘,倒是没什么变化。

  赵洞庭轻笑抬头,看向韵景,道:“韵景,你这嘉定府一席剑舞,可谓是惊艳世人了。”

  捧着湛卢的韵景抬头,“那不是剑舞,是杀人剑。”

  赵洞庭微怔,轻轻点头,哦了声,不再说话。

  再往下,颖儿登前二十,排名十九,大宋德妃,小家碧玉,温婉如玉。

  图兰朵和乐舞丫头的排名都有提升。

  看到乐舞的名字,赵洞庭和乐婵眼神都是有些变化。许长时间不见,还真是有些想念那个丫头了。

  至于其他的女人,除去红袖和玉玲珑外,赵洞庭基本不认识,便没有多做关注。

  一目十行,很快看到高手榜。

  今年高手榜并无多大变化。

  无得仍在榜首,破军宫主榜眼,空荡子探花。这或许是因为这一年实在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江湖对决。

  空荡子和无得和尚的较量自然算,但当初只有君天放、韵景等人旁观,消息并未传扬出去,连江湖榜都未曾收纳。再有无得和尚败破军宫主,这事当初倒是被人发现,但无得和尚本破军宫主排名更高,自然也不会引起排名变动。最后的邕州之战,谢立三独斗君天放、洪无天两人,大占风,也是如此。

  而至于神兵榜,高手榜都没变,这更不会有什么变动。

  这一年的江湖榜着实是有些索然无味的,好似整个江湖都忽然平静下来,只是不知,这会不会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总之皇宫是不太平静的。

  洛陀没再进宫,但始终是横在众人心的刺啊!武鼎堂内真没人能干得过这老和尚。

  不出意外的话,年关之夜大宋怕是难以避免被踩踩脸了。

  以往过年,皇宫之内总会显得热热闹闹。但今年,虽又是瑞雪兆丰年的绝美景色气象,且又有乐婵进宫,气氛却愣是显得有点凝重。

  元朝法王挑战武鼎堂的事情,在有心之人的刻意传播之下,莫说宫,连民间都已经有不少百姓知晓。

  武鼎堂内气氛更是凝重。虽说没有赢的希望,但总也希望败得好看些。

  同时,嘉定也不平静。

  有老龟跟着老僧走过茫茫荒野,到得嘉定府外河畔。

  老僧轻笑摆手,“走吧,老兄弟。”

  老龟伸长脖子,嘴巴不断张合。但它再通灵性,却也不可能说得出话来。它只是盘亘不走。

  无得和尚前,拍了拍老鬼的头,“去洞庭湖住着,救救溺水人。”

  老龟竟是听懂这话,恋恋不舍用大脑袋蹭了蹭无得和尚的裤腿,庞然的身躯缓缓滑入大河。但却又不愿离去,在水浮浮沉沉。

  “唉……”

  无得和尚摇头轻叹,终是扭头,向着城内走去。

  近城门,他忽的脱下袈裟。

  往来路人和守城士卒看着这袈裟在老和尚手忽然间化为齑粉,都是露出极为震惊之色。

  这刹那的无得,悲天悯人之色敛去,脸色严肃,又缓缓取下脖子的那串沉香木挂珠,做两圈盘外手,对着城内大喝:“雁羽堂金刚,前来讨教破军宫主之高招。”

  这一声吼,以佛门狮子吼催发,几乎传遍整个嘉定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