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掌家小农女 > 第七四六章 百思不解

第七四六章 百思不解

  “初生?”建隆帝皱眉。

  金益昀回道,“至多几个月,或是……剖腹所得。”

  挖取襁褓之婴的五脏做祭入墓……向来手段狠辣的德喜听了,也不由得一阵胆寒。

  自春秋后期活人陪葬之法便被废弃了,便是帝王也是以陶俑做陪葬。因为杀死活人令其陪葬一来过于残忍,二来因其怨气过重还会冲了死者的运道。婴儿初生最是干净无辜,这么做不只不会让死者得升极乐,还有可能损其阴德于子孙后代无益。

  柴严亭为何这么做?

  建隆帝压了压阵阵犯晕的额头,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跪在地上膝盖都麻了的金益昀也头晕脑胀时,建隆帝终于开口了,“此事,道家做何解?”

  金益昀立刻道,“袁天成说不知,师无咎说应是某种邪派秘法。”

  建隆帝皱眉,这话说了等于没说,“速去查清此法的用处,师无咎那里可有嫌疑?”

  金益昀道,“从师无咎拿出的天师符箓遗作看,石棺上的纹路确实与天师一脉的符箓相似却又不同,而袁天成说不知他的师傅曾跟天师有赌约,赌赢半部宝典之事。”

  建隆帝烦躁了,“废物!这么点事儿都查不清楚,朕要你何用!”

  “微臣无能,微臣有罪。”金益昀立刻以头触地,暗暗期盼圣上把他免了,这差事真不是人干的,天天审些没法审的案子。

  建隆帝骂了一顿解气才挥手让他退下,德喜低声道,“万岁爷,不如召慧清大师来问一问?”

  慧清乃是佛家,道家的事儿问他能有什么用?建隆帝也是急于知道答案,“让金益昀去问,朕日理万机,哪有空为个死人费功夫!陈小暖一家可到了?”

  德喜笑眯眯地道,“已经到了,晟王亲自去庄口迎接,哪知大黄开车帘一见到晟王,便扑在小暖身上不让她下车,闹了不少笑话。”

  提起这一家子,建隆帝的心情果然好了,靠在龙椅上翘起嘴角。

  德喜见此,立刻将小暖一家进京的事儿细细讲了,“他们这趟来还带着几个村里人,其中一个万岁您也见过,就是您去秦家村微服私访时请您吃猪耳朵的横胖的汉子。那家的卤猪耳朵现在卖得极好……”

  建隆帝要来第四庄摘棉花,小暖一家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准备的。因为第四庄平日就干净得不像话,建隆帝来了又不吃不喝庄子里的东西,也不过夜,所以她们这几日也是该干嘛干嘛。

  秦氏带着小草几个跑去烧香闲逛,韩二胖也跟着去见世面,小暖则去京城绫罗霓裳分号和自己在永宁街上的棉坊铺子查看生意。

  绫罗霓裳的京城分号掌柜展聪打小就在绫罗坊做事,又在秦日爰身边跟了一年多,做生意的门路很清楚。所以他虽年轻,但比益州的房文信本事和责任心都强上几个档次,小暖见这边没什么事儿,便去了永宁街。

  永宁街的铺子现在是齐之衡和建王世子柴方帮忙打理,小暖派过来的管事只负责些杂事。齐之衡是小暖请来的,柴方是毛遂自荐、死皮赖脸蹭来的。

  棉坊铺子旁边那个皇后给的胭脂水粉铺子,小暖更是省心,只派了几个伙计跟着左相家的管事学着打理生意。那铺子顶着皇后和左相的名头,没人敢闹事,每个月都能给她添一笔不小的进项。

  每次拿到钱,小暖都会在心里感激一遍皇后,觉得她真是一个可爱的长辈。

  小暖进了棉坊,管事立刻过来见礼,“郡主。”

  听闻这就是陈小暖,棉坊里正在买布的两个衣着华贵的小姑娘也好奇看过来。其中一个小姑娘鹅蛋脸大眼睛,眼角眉梢都透着机灵,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另一个也生得精致,眉眼温顺,一看就是个好脾气的。

  两个小姑娘福了福身,大眼睛的机灵姑娘清脆地开口了,“郡主安好。”

  小暖也福了福身,这动作在两位嬷嬷的严格教导下,小暖已能做得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了,“可是建王府的素琴姑娘?”

  柴素琴惊讶了,“郡主如何认出素琴的?”

  小暖含笑道,“建王世子曾到鄙庄做客,世子曾夸奖姑娘是个大美人儿,而且姑娘与令兄的模样也很像,小暖一见便知了。”

  柴素琴亲切地上前挽住小暖的胳膊,抱怨道,“我哥才不会夸我呢,他一定说我是个书呆子!”

  建王世子柴方把柴素琴夸上了天,能看得出这对兄妹的感情真得很好。小暖捂嘴笑了,“他真是这么说的,姑娘也真得很美。不知这位是?”

  那眉眼温顺的姑娘立刻行礼,“家父户部尚书方简荣。”

  “原来是方姑娘,姑娘果然跟太后娘娘说的一样温婉可人。”小暖含笑道,这个小姑娘确实比她堂姐方挽离顺眼许多,起码她没有哪种骨子里透露出的“你们都是野鸡,只有我是凤凰”的骄傲劲儿。

  被小暖这样一夸,方挽秀的脸都羞红了,“挽秀愧不敢当。”

  方挽离和小暖之间有些不可说的尴尬事,柴素琴见两人一不吭声,便赶忙打圆场道,“郡主的棉坊果然非同凡响,布料摸起来舒服好舒服,这个棉布用来刺绣与锦缎相比,如何?”

  说完,柴素琴想起文昌郡主不喜读书、不善女红只喜欢赚钱,马上改口道,“我听左相家的姐姐说棉布刺绣也不错,郡主的棉坊生意真是红火,管事也……很得力,对,得力。”

  小暖笑了。若论身份,柴素琴是亲王嫡女,可比自己这个半路杀出来的郡主高多了,而且人家现在还是她的客人,让客人宾至如归买到喜欢的东西离去,是棉坊的服务信条,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客人如此不踏实呢。

  小暖拉着她的小手,将她拉到一匹粉红色的布料前,“棉坊的生意好还是多亏世子帮忙,否则小暖人生地不熟的,铺子哪能这么快就开起来。两位姑娘看这块布料如何?这布料薄厚适中,颜色也衬二位的肤色,做秋裳正合适。”

  真是巧了,她倆方才也看中了这块。方挽秀低声道,“这块布没货了……”

  小暖压低声音跟她们说起悄悄话,“这两日刚染了一批这种颜色的布料,你们若是喜欢,过两日布运到了,我让管事给你们送到府里去。”

  两个小姑娘立刻激动了,柴素琴拉住小暖的胳膊,“好姐姐,素琴可不可以要一匹,那个宝石蓝的也来半匹,素琴想给爹爹做一件衣裳。”

  “我也想要……半匹,还有那个大红色的也想要半匹,行吗?”

  她们两家都是店里的大客户,小暖开心地点头,“只要你们喜欢就好。不过大红色还得等十几日,方姑娘若是能……”

  “能等,我二姐还有两个月才到生辰。”方挽秀立刻点头。

  她二姐不就是方挽离么……柴素琴怕小暖想起来不高兴,赶忙拉着小暖去管事那边,“姐姐现在就说好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