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冒牌学徒 > 004一只炸鸡

004一只炸鸡

  屋里的光线一暗一暗的,配合这屋子里面太难闻的气味。让我有些不太舒服。

  此时看奥海老爷的样相,背着我们真就像死人一般。

  奥海不说话了,他好像是睡了过去。

  我给他空了他的狂龙茶杯里续了一盏茶后就紧跟南景的步伐,此时南景已在院里伸展懒腰,一脸滋润。

  我跟着他踏出门,一手提着钱袋袋,一手攥着洗脸液。

  心里像被贯穿了一样,每走一步的征程都是洗练一番的感受。

  我自由了,我有钱了,我可以吃喝玩乐了,我可以该哭哭该笑笑,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行事!

  我——星燃!自由了!

  李安还没走,马车被南景一挥手后,让坐在车上的李安拉远了。

  “走,我带你去我表妹家。”

  “这……还是不……”

  “走吧,听我的没错。”

  这整条街都是用黑的炭青筑起的,这座城都是赤黑一片。

  我不知道他表妹家距这里有多远,但想到接下来要步行,想必是不太远的。

  但不能说我坐了一会儿马车就不知东南西北。

  现在不过是有点饿,否则让我一口气走三天三夜都行,奴隶的韧劲在不知不觉中打磨,爆发的潜力是很可怕的。

  他好像是看到我的眼神在炭烤的牌子上驻留,也走到我的跟前。“那我们进去。”

  我还在愣神的,就被他拉了进去。

  这上面的‘奴隶跟狗免进’的牌子虽然不见了,但这些自称‘人上人’的家伙可都一个个傲着呢。

  一进门的酒花味道就让我肚子咕咕叫,某次我们几个偷偷把领主大人烂掉的啤酒拿来在窑洞里痛饮,回去的时候一个家伙止不住打嗝被领班发觉,而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起来,他接着就把我供出来,当皮鞭狠狠抽在我单薄身子上,我是发誓今后再喝一口瞎掉的啤酒我星燃就一头撞死在领主家的大槐树上。

  “来,喝。”

  我连摆手说不要。

  酒保眼里笑眯眯的,也在贵公子眼前表现着:“喝吧,喝了这玩意儿你就长大了。”

  我当然不会把自己的糗事说出来,但我可是发过毒誓的,这怎好违背。

  可惜欲望就如肚里蛔虫,如琢如磨,完全不受控制。

  酒香把我攻陷。

  我灵神一开,旋即想到,这酒可没坏掉,所以我喝过也不算违约的。

  想着,就是一口,凶巴巴的一口,就连旁边的小侍应生都看得为之瞠目。

  “小兄弟,好酒量,再试试我们家最新制出的‘包包酒’吧。”

  喝酒可是会醉的,这我知道,那次喝过之后,因为饿的连喘气都不匀和,所以完全体味不到什么叫做‘醉’,那种感觉,好奢侈的。

  一次领主大人也是醉醺醺的,把小房的妩媚太太就地正法,那次我们原以为还会借领主大人酒劲大饱眼福。

  最后还是那妩媚女人冷冷把我们斥走。

  现在端在我面前的是一盘炸鸡,金灿灿的炸鸡。

  香气让我差点就昏死过去。

  这种可口珍馐我是做梦都不会想到有的。

  要知道我的餐点比狗粮还要磕馋,一跟碎骨头上面的肉末都是分一天的就菜,米粒都可能发酵到做米酒了。

  就这样,我们还是不知死活的被驱使着劳作。

  我的舌头接触到皮囊的时候,泪腺轰然打开。

  “嘿,吃鸡恸哭。”什么嘛,你们没有经历过我的惨事,当然我所领悟我遇到烤鸡的颤动。

  有不明真相的人说着风凉话,但我只是把真实感受表达出来。

  “好吃,太好吃了!”

  鸡腿在我手中油腻腻的,我扛着一根鸡翅膀往我的虎口里海塞。

  他站了起来,原来是透过窗子见到一个女孩子。

  扎着可爱的小辫子,穿戴的跟朵花似的。

  领主家的女儿们都是这样的一副打扮。

  身上的紧身皮裤总是勾勒出她们干瘦的小身材,说是只有这样才能让学院里男生走不动道。

  玉足上的皮鞋亮到可以借光看书。

  “呀!你怎么在这儿?”

  他让那个女人少大呼小叫,“怎么没跟我表妹在一块?”

  “她啊,跑到阅览馆去了,我觉得超级没劲,所以就出来踏雪喽。”

  这个女孩子一定很任性,说话什么的也毫无顾忌,总是在最后的话里带上‘喽’‘哦’‘喔’这样的语气助词,让我这样自卑的小奴隶毫无免疫力。

  “进来玩。”

  “他……”

  “我刚认识的一位朋友。”

  “朋友?”

  看她的表情,一定是在以为像我这样又穷又逊的家伙怎配做他的朋友。

  我还是往嘴里填了一口鸡肉。

  原本我以为自己又要饿昏过去,现在能享用到这么美味的食物,还是超级开心的。

  原谅我也用超级这样的词。

  “他……那个面具。”

  像她这样的贵小姐会对我身上的东西好奇这是不足为奇的。

  她们的世界与我的世界还隔着一个创世者。

  “很快就会摘掉了。”

  他的话总是平静而缓和。说来我从来不知自己会是怎么个鬼样子。

  这么看来,我很快也会有自己的面目了。

  在扔到奴隶营的那天起,就会在他们的脸上锡上烙印,这烙印就是象征被征服的耻辱的面具。

  只要这面具一天还在,那你奴隶的身份就一天没有泯灭。

  又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吃的‘油水满腮’,以至于酒吧响起和舒的乐曲我都无暇欣赏。

  嗯,看来我就是领主大人二儿子嘴中那种最没品味的人了。

  南景端坐在桌前的样子让人沉迷。谦谦君子用来形容他最好不过。

  这种伙食却更让我痴狂。

  我在领主大人的家中的时候,时常看到他带着他的一家老小家眷,而置备的伙食足有一车厢。

  那位芊芊素手端着高脚酒杯的比我大一两岁的女侍应生正朝我跟南景的桌前走来。

  她的脸上多了点酡红。也不知是被这儿的氛围影响还是见到南景这样的贵公子而羞怯。

  她的身上穿着条蓝燕尾服,头发打理的干练有条。

  那修身合度的服饰将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美好完整的映衬出来。两条绷紧的细腿在空气中交迭。“少爷,吱吱敬你一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