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纯情总裁别装冷 > 166:共震

166:共震

  奇痒难耐,刺激难忍……

  若是再装睡下去,秦茗恐怕自己会在这个窄小的车厢内,在黑锋所在的场合内娇吟出声。

  再也无法保持镇定,秦茗涨红了脸睁开眼,没好气地瞪着卜即墨,出口就是一句。

  “卜即墨,你混蛋,不就是一根黄瓜吗?至于对我那么凶吗?我哪里说错话了?你说清楚!”

  虽然没有血,但这绝对是一根黄瓜引起的一场惨案。

  纵然冷静惯了的黑锋,都因为秦茗的这番话而忍不住浑身一僵。

  他有些后悔说了肆无忌惮的话,听秦茗的口气,事实很明显,这个女人,比他想象得要单纯得多,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黄瓜跟女人的渊源。

  他总觉得,适合卜即墨的,应该是莫静珑那种集成熟、丰骚、懂事为一体的干练女人,而不是这种单纯得像一张白纸的天真女孩。

  直到有一天,当他的心被一个天真奔放的女孩彻底俘虏,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说他是卜即墨的影子,为什么卜即墨会如此眷恋这种看似简单的女孩。

  适合自己的永远是最好最完美的。

  而卜即墨呢,多年来在黑锋面前树立起来的伟岸形象濒临崩塌,他觉得自己的脸面第一次在黑锋面前被秦茗丢尽。

  这一次他没敢再用吼的凶的,但声音还是阴冷得没一丝热度。

  “不准再提黄瓜!”

  先是不准问,现在是不准提,秦茗真是又生气又纳闷,真巴不得立即抓个内行的人问问,黄瓜究竟做错了什么事,将卜大爷得罪成现在这副可怕的模样?

  秦茗嘴一撇,偏偏跟卜即墨对着干地说,“我就提黄瓜怎么样?黄瓜香黄瓜脆黄瓜甜,黄瓜啃起来顶呱呱,我就喜欢黄瓜,黄瓜是我的最——唔——”

  听着秦茗越说越离谱,越说越让人遐想连篇,卜即墨本能地没有用手,而是直接用嘴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话,真恨不能将她当成黄瓜啃掉算了。

  两个人刚才都啃过黄瓜,此刻嘴里都充满着黄瓜的清香,唇舌相交的刹那,就像是浑浊的世界里吹来一股凉爽的风,口感极好。

  不知那黄瓜味是不是有着催情的功效,又或者是有第三者存在的原因,唇舌交缠的两人情致瞬间变得盎然,都不约而同地觉得,在这种刺激的氛围下接吻,是件特别愉悦美好之事。

  秦茗起先是极为抗拒的,因为她知道车里有黑锋,接吻这种事绝对不合适,所以拼命地想要避开卜即墨的强吻。

  只可惜,她的意志力在卜即墨面前永远都只能处于薄弱的地位,很快就被卜即墨撩得心猿意马,分不清两人究竟在哪儿了。

  而卜即墨呢,一直清醒地知道黑锋的存在,他也不喜欢在有别人在场的氛围下跟秦茗接吻,但是,在吻上秦茗的那刻,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想停下来,不想去破坏这种奇特的美妙的感觉。

  因为他知道,一旦停下来,一旦搁置,就像是人的灵感一样,不及时处理掉,就会再也找不回来。

  并且,对于黑锋跟秦茗说过的话,他心里到现在还不舒服着。

  在享受跟秦茗接吻的快感之时,他忽地灵机一动。

  既然黑锋说他有一天会不要秦茗,那么他就用行动证明给他看,直接以行动告诉他,他可不可能不要秦茗。

  他不知道黑锋有没有吻过女人,但即使没吻过,也能够通过别人接吻的激烈程度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情意究竟是单纯地出于肉:欲,还是来自灵魂深处。

  事实总能胜于雄辩,卜即墨有些刻意地加重加深了这个吻,甚至弄出了一些暧昧的声音。

  他的手偷偷地伸进秦茗的T恤内揉玩山峰,迫使秦茗在喉咙间发出低低的嘤咛。

  不再克制他的喘息,他让啧啧啧的口水声奏起伴奏的音乐。

  他就唯恐黑锋耳背听不到。

  车厢内原先因为秦茗生卜即墨的闷气,是处于气氛压抑的安静之中,对于各种安静,黑锋早已习以为常。

  后来,车厢内响起了卜即墨喊叫兼命令秦茗的声音,再者,是两个人的争吵声。

  当车厢再次陷入安静时,黑锋也没觉奇怪。

  他知道卜即墨将秦茗抱到了身边,却没有兴趣通过后视镜去观察他们的动静。

  可是,当女人柔媚的嘤咛声,以及啧啧的口水声清晰地落入耳中时,黑锋冷硬的心无法再保持淡定。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凭借卜即墨的性格,怎么会在有他的场合里跟女人上演限:制级?

  即便,这限:制级的动作只不过是接吻而已。

  他相信,卜即墨还不至于跟秦茗在车厢里做起来。

  卜即墨不是那种人,而黑锋再冷血再冷静,也无法接受那种近距离的听欢。

  黑锋是个正常的男人,后头的声音越是隐忍着低低发出,对于他的打击力度反而更大。

  嘴里的口水一口一口地不自觉地咽下,黑锋面色肃穆地目视前方,告诉自己,你是司机,开好车,开车!

  后头的声音还在持续,黑锋忍无可忍之时,趁着等绿灯的时候,打开了车载音乐。

  车厢里响起的虽是轻音乐,但已经足以掩盖掉后头两人发出的暧昧声响。

  秦茗的神智在轻音乐响起之后,渐渐地回复,也渐渐地明白,自己跟卜即墨现在是在黑锋驾驶的车子里,他们在忘我地接吻。

  不知是不是卜即墨太投入的缘故,秦茗稍稍一推,就从卜即墨的嘴里退出了唇舌。

  忘情的卜即墨被中途打断,睁开了深邃的眼睛,秦茗面红耳赤地瞪着他,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秦茗以为她现在尴尬与羞涩的神情足以使卜即墨清醒,足以使卜即墨按捺下对她所有的冲动。

  谁知,卜即墨正吻在兴头上,根本没有满足,加上秦茗现在这副美眸迷离恨恨瞪着他的模样,更加激起了他继续吻她的欲:望。

  于是,卜即墨将侧坐在自己腿上的秦茗往上提了提,让她的坐姿变成了与他面对面。

  秦茗的双腿跨过他并拢的双腿,大大地分开,她的脊背,则靠着黑锋的驾驶座背。

  本来坐在卜即墨的腿上秦茗已经觉得够不好意思了,现在他将两个人的坐姿变成这副模样,绝对已经超过了秦茗能够容忍的范围。

  秦茗美眸使劲地瞪,使劲地瞪,满脸写着:卜即墨,你要不要脸?黑锋在,有黑锋在呢!

  可是,卜即墨明明看懂了,却根本不在乎,捧着她的脸,再次狠狠地吻了下去,势必要将这场洋溢着黄瓜香的热吻盛宴进行到底,直到黄瓜味已经被两人吞入吼中,再也没有滋味可寻。

  虽然卜即墨的吻技越来越高超,带给秦茗的甜蜜越来越诱:惑,但秦茗再也不会被他蛊惑得失去神智,一边被迫享受的同时,一边不断地提醒自己,黑锋在呢,黑锋在呢。

  于是,她开始徒劳地挣扎与反抗,要么用手拍打卜即墨的身子,要么蹬腿乱踢,要么震动整个身子破坏吻的和谐。

  哪知道,她越是歇斯底里地反抗,卜即墨对她的占有欲与控制欲越是强烈。

  她打,他也打,不过他打的是她的臀。

  她蹬腿,他也蹬腿,不过他蹬的是驾驶座椅。

  她震动身子,他也震动身子,而且故意将秦茗抵紧了驾驶座的后背,和着两人一起共震。

  黑锋无意间扫了后视镜一眼,他看不见秦茗的脸,却能看见卜即墨一半沉醉的脸。

  若非亲眼所见这两人是在纯粹地接吻,他还以为这两人在身后旁若无人地玩起了车震。

  那力道,真是震得他的驾驶座椅一点不能安分。

  这个时候,黑锋明白,他的意念再强大也没用,车载音乐开再响也没用,他的老大想教训他,他除了乖乖地认输,没有其他办法。

  他很少开卜即墨的玩笑,没想到难得间接地开了一次,就遭到他这种惨无人道的惩罚。

  黑锋也逐渐意识到卜即墨如此反常的目的,他不用说的,而是用做的,在清清楚楚、认认真真地告诉他,他不喜欢有人开他和秦茗的玩笑,尤其不能说两人将会分开的事,他不是在玩:弄秦茗的感情,他动的是爱情之心。

  车里空调开得已经是最低,但无论是接吻着的卜即墨与秦茗,还是黑锋,都觉得空调可能是坏了,失效了,怎么这么热呢?

  尤其是黑锋,浑身燥得慌。

  从来没有吻过女人的他,突然生出一种想要抓个女人过来狠狠吻一通的想法。

  意识到这种想法,黑锋觉得卜即墨的传染力实在是太强大,太可怕了。

  不过他实在是不明白,不过是两个人唇贴着唇,舌缠着舌,口水混合口水,吻一会儿也就罢了,怎么能越吻越带劲,越吻越沉醉呢?

  起初他怀疑卜即墨肯定是演给他看的,可是,透过后视镜,他看到卜即墨紧闭的眸,全神贯注的神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女人的唇,尤其是心爱女人的唇,味道真的有这么美妙么?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时,黑锋终于怀着一颗缴械投降的心,利落地关掉车载音乐,先是干咳一阵提醒后头两人注意,继而才加大了声音,若无其事地开口。

  “总裁,我的开车技术虽然不错,但也会出车祸,劳烦你们别碰着我的驾驶座,行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