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夫宠无双:纨绔嫡女妻 > 第三十九章:此法无名

第三十九章:此法无名

  数年前,上官先生作为一名药修先生创造出了给武修学生用的基础炼体武学——无名炼体术,虽然现在已经无人问津,可在当年还是盛极一时。

  只有寥寥数人知道这无名炼体术的创造者是上官,这似乎是上官自己的意思,并没有对外透露是他所创,知道这件事的人也自觉地缄口不言。

  文郁锦虽然将这个秘密告诉了寒微然,但也告诫她不可多说,既然上官先生不愿让别人知道,那他们自然要替他保守秘密。

  上官自己沏了茶,在文郁锦和寒微然受宠若惊的眼神中也给他们二人满上。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对文郁锦说道:“或许你也对于我要求你必须修习无名炼体术到第五层感到不解吧?”

  文郁锦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既然是先生的要求,那做学生的我自然……”

  他轻笑,放下茶杯的声音打断了文郁锦的话。

  上官似乎不甚在意学生对他偶尔的不敬重,他自认不是一个严苛的人,对人包容些总是好的:“行了,我知道你心中难免会有些怨我,我不是要怪你,你且放下心,待我细细与你说来,你自然就明白了。”

  文郁锦和寒微然一样,也对上官的要求十分不解,但听到上官这么说,自然立刻端正态度,虚心受教。

  “这套我自创的武学,其实是根本不被其他先生们看好的,他们觉得这种武学对于绝大多数进入云阡学院的学生来说,没有一点用处,无名炼体术后来没落的原因,也确实如他们所想的一样。”

  “那个时候,若不是柳听风和我的坚持,恐怕这套武学连进入学院书馆的资格都没有吧。”

  “从表面上来看,无名炼体术的作用只有张开骨骼、加强体质这一个不起眼的作用,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等一个能够发现它的秘密的学生,可是这么久了,却根本没有人会多看它一眼。”

  上官的表情有些落寞,看着杯中涟漪的茶水,笑着说:“遇到你也是幸事,这门武学,或许只有你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了。”

  文郁锦立刻单膝跪地,抱拳道:“还请先生明示。”

  上官摆摆手,示意文郁锦起来:“一切都是机缘巧合罢了,无名炼体术之所以被称为无名,并不是因为我没给它起名,而是因为我不知道它到底应该叫什么才好。”

  “无名炼体术其他的武学最大的区别就是,其他武学只能是人因它而改变,而无名炼体术,则会因人而变。”

  “每个人的身体都是不同的,它会根据人身体的不同而演化出不同的效果,可改变的方式多种多样,所以我不知道它到底应该叫什么。”(强行解释2333,我真的不是起名废!)

  “而你,”上官看着文郁锦的眼神中有一丝对未来的期翼,“你是以水入道,身体中的种种——骨骼、经脉、心肺之类,也无形中具备了与水一样的多变性。”

  “你身体的多变性,再加上无名炼体术本身的多变性,才能真正发挥出无名炼体术的威力。”

  文郁锦和寒微然对视一眼,从来不知道这如同鸡肋一般的无名炼体术竟然还有这等威力,若不是上官先生指点,恐怕这神奇的武学,就要被埋没在无数的典籍当中,再无重见天日的那一天了。

  “学生还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先生。”文郁锦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为何先生坚决要让学生将无名炼体术练至第五层再来找先生呢?”

  上官摇摇头,有些无奈道:“并不是我坚决要让你练到第五层,而是这无名炼体术在第五层之后,才会展现出它的与众不同,可从来没有人修习到第五层,最多就止步于第四层了,因为它对于身体负荷比其他炼体术都要大,所以根本没有人坚持下来。”

  “或许这也是当初不被其他先生看好的原因之一吧,就算是你,也是在我这么多灵药的调养之下、、才没有出现副作用的,不然的话,别提继续修习第五层之后的内容了,恐怕你早已经卧床不起了。”

  文郁锦也清楚自己在修习这套武学时的身体状况,对于上官更是感激。

  “不必谢我,你利用无名炼体术获得力量,而我也在利用你,让世人看见无名炼体术隐藏在伪装下真实的一面。你我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说起来,还要感谢柳听风让我多关注你,否则我还发现不了你这颗好苗子呢。”

  上官悠悠然喝着茶,唤来书童。

  书童的手中拿着一卷书,恭恭敬敬地承到上官面前,上官接过来递给文郁锦,说道:“拿着,这是无名炼体术第六卷,是这套功法精髓部分的开始。”

  文郁锦双手接过这无名炼体术第六卷,还没来得及观看,又听上官说道:“练完了第六卷,就再来药修找我,我会将后面的几卷依次交给你。”

  “好了,我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回吧。”说完之后,上官把茶杯放在桌子上,起身在书童的陪同下离开了。

  之后文郁锦和寒微然也一同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宿舍。

  ……

  还是苍昙山的深处,那个位于云阡学园中某个山头的小山洞中,不停挥着刀的身影还如几个月前一样,不过仔细看,还是有些变化的。

  他早在进入学院当天就被武修的尚黎殊先生收作了亲传,在云阡学园,普通的学生与所有先生之间,是“师生”关系,而被收作亲传的学生收他的先生之间,则是“师徒”关系,称呼也从“先生”改叫“师傅”,对于其他先生,自然还是叫先生。

  成为亲传的学生是可以不用和普通学生一同学习的,只需要按照师傅的安排即可。

  所以尚黎殊直接剥夺了他与同学们一起上课的权利,只让他一个人没日没夜地在这山洞中,一遍又一遍地操练刀法。

  这套刀法是他在天擎边军时学会的,到现在他已经完整地演练不下万次,虽然不明白师傅为何要让他这么做,但是对于师傅的安排,他还是严格遵守,每一次的演练都怀着最严肃的态度。

  这几个月中不见天日的修行,加上无数汤药的调养,秦彦绝的皮肤竟然变得光滑了不少、肤色也变浅了一些,原本黝黑的皮肤变成了小麦色,闪烁着光华的皮肤,滴滴汗珠滚落,他坚毅的神情也不曾变过。

  昨天,一个叫做柳听风的先生找到了这里说要见尚黎殊,待尚黎殊来了之后,他们二人就在山洞外谈话,秦彦绝听到了,他们在说那个他在演练刀法的时候都忍不住思念的姑娘。

  虽然心中十分明白自己对于文郁锦是奢望,但脑海中却抑制不住地想她。

  就算之前那么决绝地离开,可心中还是难免失落。

  这几个月不见,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呢?

  “她的元境出了差错……你有没有法子……”秦彦绝听到那个叫做柳听风的先生这样说到,忍不住紧张起来。

  “有,但要等一段时日。”片刻后,尚黎殊给了柳听风答复,不仅是柳听风心中松了一口气,秦彦绝在听到后也放心了下来。

  “那你可得快些,我也是今天才得到消息,那丫头几天前与人立了对决契约书,还有三个星期时间就到了,若是不能在这之前让她晋级到伐髓,恐怕是要败落的。”

  柳听风一席话,将秦彦绝已经咽进肚子里的心脏又提了起来,之后他们再说什么,他都已经听不到了。

  就在他乱想的时候,一只手掌拍到了他的肩膀上,一下就将他从放空中召唤回来。

  他条件反射一般转身挥刀,连来人是谁都没有看清,两人就迅速交起手来。

  不过秦彦绝还是被制服了。

  是尚黎殊。

  这个冷酷的男人似乎早就看出秦彦绝在想什么了,他说道:“你听到了吧,你若不强大起来,是无法保护她的。”

  秦彦绝久久没有说话,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尚黎殊说什么。

  他不说话,尚黎殊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着。

  秦彦绝沉默了很久,才问道:“师傅让我这样做,为什么。”

  尚黎殊知道他已经对自己的安排产生了疑问,他并不打算瞒着秦彦绝,于是说道:“我在用你做一个实验,我想证明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所以你要拿出更高的精神投入到每次刀法演练中。”

  秦彦绝还是问道:“为什么。”

  尚黎殊看着他的眼睛,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看穿一般:“我要你,以此而入道。”

  “你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烂吗?用正常的修行方式,你可能最高只能达到伐髓期,你只有以自然之力入道,才有更远的未来。”

  “我知道你的极限远不止如此。”

  “如果你想保护她,就逼自己更狠一些吧。”

  秦彦绝有是许久没有话语,他似乎是在咀嚼尚黎殊话中的意义。

  他并没有思考自己要做到尚黎殊说的那种未来,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经受何等的折磨,他只是看着尚黎殊,常年没有感情的眼神中透出了一丝决然:

  “是。”

  *v本文*/来自*网WWw.GZBPi.COm,更v新更v快无弹*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