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农家俏王妃 > 第104章 晚归几日

第104章 晚归几日

  自然,秋叶那丫头是占大头的,她自己就买了好些乱七八糟的,大到首饰,小到拨浪鼓,糖葫芦这些东西都买。

  玉荷从桌子上拿了些头绳,初夏便催在一旁的雪花也选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雪花误以为秋叶这么大个人了,不会买这些小孩子的玩意,这些是买回去给文宝和倩儿两小家伙的,她忙摆手,“我不拿了,等明儿我回去带给文宝和倩儿他们,两人见了这么多好玩的东西,准高兴极了。”

  初夏和玉荷一听,都忍不住看着秋叶笑起来。

  秋叶被笑的脸上无光,撅嘴看着雪花说,“雪花姐,这些东西是我买给自己的。”

  “啊,你买给自己的?你都这么大了,还玩拨浪鼓?”雪花家一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他们这些孩子一年到头也难看到银子长啥样子,实在想不透秋叶这么大个人了,还花这么多钱买这些小玩意的心思。

  初夏看着散落了一桌子的东西,也忍住笑,板起脸瞟了秋叶一眼,“这样乱买东西,以后等自己过日子了看你咋办。”

  秋叶小嘴一撅,看着初夏爱魅的眨眨眼睛,“又不花你的银子,你心疼啥劲。”

  初夏直接无视她的眼神,在她头上敲了一记,“花谁的银子都不能这样,谁挣银子都不容易。”

  秋叶闻言,当即便大声嚷起来,“大姐,还说你和裴公子没关系,这都开口帮人家说话了。”

  “别转移话题,以后花银子要节制些,要么你就得自己会挣银子,花自己的随便你怎么花。”初夏往楼下指了指,问她,“铺子厨房那边的事情都会做了吗?”

  秋叶一听,立马得意洋洋的回了句,“会了,我日日呆在那里,哪有不会的道理。”

  其实秋叶这丫头倒是聪明,学东西也快,就是做活的时候有些不用心,而且有些购物狂的潜质。

  家里这么多人,要真说要培养,秋叶倒是个好人才。

  初夏看了她一眼,“那从明儿起,就和三哥一起在柜台收银子,不能出错。”

  “知道了。”秋叶低着头应下,去摆弄她自己的东西了。

  反正一年也难得这样高兴的买上一回,初夏也不多说她了,转头跟雪花说,“雪花,你明日跟着二哥一起回去,以后家里的事情都交给你了,有啥事情你跟玉冰说就是,她会给你安排。”

  说着话的功夫,初夏瞧着雪花身上还穿的是冬天时罩棉衣的罩衫子,便从桌上拿了几匹今儿买的布递给她,“还有这些布匹你挑几匹回去给自己做几身衣裳,眼看天气都这样热了,你身上的衣裳太厚了。”

  “我……”雪花习惯性的想拒绝,但见初夏挑眉看着她,她柔柔一笑,便直接应下来,“好,我挑几匹,回去顺带给大舅母和文宝,倩儿他们也坐上几身衣裳。”

  初夏笑着点点头,“行,你看着做就是。”

  第二日,林元朗和雪花回去了,初夏让林元宝和秋叶两人坐柜台,她无事的时候便在铺子里到处走走看看。

  其实现在这铺子也开了几个月了,生意什么都渐渐稳定下来。

  虽然人们因为过了最初的新鲜劲,客人慢慢减少了一些,但除了每日必要的开支,铺子每个月大致也能有五,六千两银子的进账,算是相当不错了。

  这三个月,炸鸡铺子已经进账了差不多两万两银子的收入,攥着银子在手里,初夏觉得也没大用,得想个法子用银子滚银子出来才是。

  再说,这些日子初夏算是好好歇息了一阵,觉着就这样呆着也实在无聊的慌,找个活干也当是打发一下时间。

  但初夏暂时不打算在外面开铺子了,她想着让家里的几个兄弟先在这铺子里呆着,等完全摸透了开铺子的各种事情,再来想开第二间铺子。

  本来初夏是想着银子充足之后,立马让林元宝去别的地方也开个类似的铺子,不管怎么说总是能挣些银子的。

  但初夏在这里观察了林元宝几日,她觉得林元宝还不成气候,能力不足之余,还有些华而不实,而且也不定性。

  才来镇上几日,生意没学会,却认识了好些镇上的公子哥儿,晚上偶尔还会和那些公子哥儿一起出去。

  不过他年纪毕竟不小了,初夏也不能事事限制他,况且他也只是偶尔出去一回,在铺子里做活的时候还算用心,银子也只是用的他自己每个月在铺子里做活的那些月钱。

  初夏打算再观察林元宝一段时间,要是林元宝自己有分寸,能管得住自己,让他在镇上铺子里呆着也无大碍,让林元朗看住他,但要是他变本加厉下去,初夏便打算让他回去。

  到时候看在村里找些事情让他做,修心养性一段时间。

  至于林元宝,初夏倒是不担心他,虽然不够聪明,但胜在人老实,而且肯学,不怕吃苦。

  不过其实初夏觉着像林元宝这样的性子,就算以后让他打理一间铺子也不合适,他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让他自己呆在一个地方初夏也不放心他。

  所以,初夏想来想去,还是觉着要是能在村里那片找些什么事情,比如像前世那些办个什么小加厂之类的,然后一步步做大。

  初夏这样打算着,想着等几日回到村里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些的商机。

  又在镇上呆了几日,初夏的腿彻底好了,血痂都掉了,露出红红的疤痕。

  初夏自己没太在意,她前世的职业,身上不知道留了多少疤,这样的不过是小意思而已。

  但栓子却早有准备,他问了玉荷关于初夏的伤势后,特意给了初夏一瓶药,“姑娘,这是宫里专用的去疤伤药,你记得用,一日早晚各一次,顶多一个月,疤痕就能消掉。”

  “宫里?”玉荷还不知道栓子他们的身份,有些纳闷的问栓子,“什么宫,在哪里,这药有这样神奇?”

  栓子睁大眼睛看着初夏,有些惊讶竟然连日日跟在初夏身边的玉荷都至今还不知道他家主子现在的身份。

  初夏冲他轻摇摇头,她倒是不介意玉荷知道,但暂时不太想让家里人知道的太多,免得他们受惊吓。

  栓子领会,也没多说,随意说了句话就挡塞了玉荷。

  栓子交代清楚那去疤药怎么用之后,又跟初夏带来一个消息,“姑娘,我家主子有些事情,可能要晚归几日,他今儿托人捎了信回来,让你别担心。”

  “他怎么了?”初夏下意识的就问了这么一句,但反应过来之后又觉得自己这话问的好似太过于关心裴宁轩了,她又连忙改口“跟我说这么多做什么,你家主子爱来不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