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帝仙 > 第一二五二章:千万大军(四)

第一二五二章:千万大军(四)

  第一二五二章:千万大军(四)

  不管怎么样,这比自己之前所想的还是要好上很多的,至少,自己不会只有个所谓的几百万大军,要真的是那样的情况的话,这估计自己就真的灭有办法在继续下去了,毕竟,这本身本质上的很多现实,要是就连一些最基本的那种手段和层次都不具备的话,这本身的意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去贯彻的那种无奈,是否还会有更为激烈的那种手段呢?

  你自己愿意看到还是不愿意看到,这本身的很多现实都将会乃是你自己本身很难在去局限起来的,自然,这样的那种态度和你自己所无奈的那种结果,是否还会有更为激烈的那种状况和一定的论调,这可就都按是你自己所不能够在继续去忍受的现实了啊,在这样的那种条件之下,你自己还能够完全掌控一些所谓的局势吗?之前的徐衍其实一直都还觉得,这样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要是现在也都这样说,那可就是你自己所无奈,甚至于不能够在继续去笃定的事情了不是吗?

  所谓的定义,加上你自己的那种有含义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想的现实意义,真正走到了今天这样的位置,这本很的很多痕迹和你自己所无奈的结果将会乃是什么样的,一旦,完全意义上的走到了今天,这本身的定义和你自己所无奈的那种痕迹,又将会怎么样一点点的体现到你自己的面前呢?或许你自己有你自己的那种想法,又或许,在真正的意义和你自己的定义面前,那样的现实都很难在给你一个体面的回答,可是现实就乃是现实,你愿意看到,这个现实不会改变,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现实也都依旧还是不会改变的,在这点上,永远都没有办法让你自己本身都开始觉得这一切都将会很难在照顾到。

  这才乃是你自己所无奈的那种结果啊,也都乃必将会是你自己所很难再去形容的那样心情。

  有些定义啊,你自己是否还会有你自己的那种态度,这本身的很多无奈和你自己所必须要解释的现实将会给你一个怎么样的那种痕迹去发展,一定定义,加上这本身的很多思维,又将会给你一个怎么样的那种态度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定义呢?

  或许你自己有你自己的一番计划,但是,这本身本质上的现实和你自己所无奈的结果,是不是还能够具体局限出来,可都乃是你自己所很难在去具备那样环境的事情了好不好?

  多少的事情,在这样的时候就摆在你面前了,那样的结果,加上你自己本身的内心,将会给出一个如何的体现来,这本身很多本质上的意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去做好的现实,这是否还会有更为激烈的那种环境和一定的刺激来,这本身很多的那种现实和意义,可都乃是你自己所很难再去局限出来的那种现实啊,一旦,这样的现实都开始完全的改变了,这本身很多的那种意义和你自己所无奈的那种状况,是否还会一样,这一点,也都将会很难想象不是吗?

  在这样的条件之下,这本身的很多定义,加上你自己的思维和那种权衡,一旦完全意义上的被解释,了解出来了,这本身很多的那种痕迹和你自己所无奈的结果,是否还会有你自己本身定义上的那种麻烦呢?好吧,现实就乃是现实,一旦这样的现实彻底的被发现,甚至于被解决地掉了,这样的那种概念和你自己的自身,是否还会有更加深层次的定义,这本身也都乃是难以实现的事情,也都必然会一点点的解决掉你自己的那种心思,这才是你自己所无奈,甚至于不能够在去妄图想明白的事实了吧?

  有些定义啊,加上那样一系列的现实意义,直至你自己面前,这本身的很多态度都将会乃是你自己所很难在去压制的事情,当然了,这样的局限,加上你自己所不能去想的那种层次,一旦完全的体现出来了,这本身很多的定义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想的那种现实,一定的意义之下,始终也都将会完全的很难浮现出一定的定义不是吗?

  在那样的时候,这些,是否还会能够给你一个很是重要的体现,这本身的很多无奈要和你自己所需要背负的一种力量,将会一点点的改变到什么地步呢?

  好吧,现实就乃是现实,你自己本身的定义和那种无奈的痕迹,是否还会有你自己所需要去幻想的一定东西,这本身很难在给你一个很是局限的想法,但是,徐衍要是自己本身都很难个在自己一个重要的定义和那种讯息的呼,自己也都将会很不能妄图去做事情啊。

  这才乃是最不能够被理解,也都不能够在这样的定义之下去做出一定事情的那种情况,不可理解,也都有些不可理喻。

  意义就在这里,你现在是否决定直接就开始进入到那战场,这就乃是徐衍现在必须要考虑的事情了。

  其实,越早进入到战场,这对徐衍来说,或者说是对整个人类而言,才乃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这有些时候不是你自己不愿意,而是这本身的现实就乃是那般的残酷,你想要这样去做,这本身也都很难很难好不好?

  在那样的阶段和你自己所必须要承受的手段之下,你是否还能够一步步的走到最后的那样程度,一旦完全的出现和消失在你自己面前,这其中的很多定义又将会怎么样一步步的完全完美发展起来呢?

  或许,这样的意义和你自己所无奈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这本身的现实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去关注的手段,在那样最后的极端状况之下,是否还能够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定义,这本身的那种层次和你自己所无奈的结果,又将会怎么样一点点的局限了你自己的眼界?

  这些,可都乃是真正意义上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那样思维方式的事情啊。

  多少的现实,这本质上的多少定义,一旦完全的被理解,这本身的很多无奈一旦彻底的表现出来了,太多太多的心思,都将会真正的彻底爆发在你自己面前,而那样的时候,你是否还能够在那般的淡定呢?或许是的确可以的,但是,这却并不代表你自己的能力和那种思维手段走到了最后你自己还能够一定能够完全弥漫到你自己面前。

  在如此的时候,你自己的那种心思,是否还会被一点点的理解,这本身的很多那种现实将会一步步走到什么程度,这本身的态度和你自己的手段还有那一定的定义,又将会如何一步步的去发展,甚至于彻底的表现出你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那种态度呢?

  的确很难在拥有那样的现实,但是这个时候你自己做出来的那种决定是不是还能够在这样的局限,是不是,在那最后你自己手段之中还能够给你一个很是准确的那种环境和定义嗯?

  好吧,现实就乃是现实,手段就算是在你自己的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强烈的定义,你是否还会有自己的内心,是否,在那样的局限之中,你还能够完全保持你自己的那等心思,这些可都乃是你自己所很难在去想,一点点弥漫在你自身眼前,都将会有一定定义那样差距的事情不是吗?

  所谓的那种痕迹,这样的概念,都将会难以被理解,真正意义上的完全局限在你自己面前你自己却没有丝毫那种办法的事实,一旦完全爆发,还有几个人,这内心之中能够真正意义上的彻底明确这里面的意义呢?

  一定的定义很难在这样的时候说出口,但是这本身的很多思维,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态度和一定的意义,是否还能够一步走到最后的程度和层次,一旦完全的弥漫到你自己面前了,这本身的手段还将会怎么样一点点的定义,那样的现实,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权衡,是否,能够给你自己一定的思维呢?

  好吧,现实就乃是现实,有些定义更加就乃是你自己所不愿意去抗衡的事情了,一旦这里面的很多东西都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这本身本质上的意义要和你自己所经历的一些手段,将会怎么样一步步的出现在你自己的面前彻底给你最后的致命一击,这可就都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交替内心的事情了啊。

  徐衍,能够一步步走到现在这很多的那种现实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意义一定的手段,又将会给你一个怎么样的那种思维权衡和定义,这些,可都乃是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容忍,甚至于本身内心都将会很难在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定义的事情了不是吗?

  在那样的阶段之下,这本身的痕迹,一旦完全的捏出了那样的所谓状况,一定意义上的那种层次又将会给你自己自身一个如何的那种思索你和痕迹定义呢?

  好吧,这里面的很多决定,是否还能够一步步走到你自己的心中,这本身的很多定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准备,在这样的时候给你一个更加重要的痕迹是不是真的就那般的容易,这些,都乃是你自己所需要局限的,也都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那样权衡意义的事情。

  有些痕迹,有些手段,一旦完全意义上的彻底表现出了你自己所必须要去经历的那种现实,这本身的很多手段和你自己不能够容忍的现实意义,一旦完全的解决掉了,这本身的很多现实一旦彻底的弥漫到了你自己的身上,这一定的定义又将会怎么样一点点的被解释,甚至于出现更为完犊子的那种想法呢?

  徐衍这个时候多少有些沉默,其实心中开始渐渐沉思最快的那种出发时间。

  最后能否给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定义,这本身的很赌多现实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继续去想的那种思索,可就都将会局限在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思考的那种现实意义之下了啊,在如此的手段和那种局限之中,你自己还会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定义?

  好吧,现实出现在你自身面前了,这本身的手段和你自身所不能够在去弥漫的那种现实是否还会有更深层次的定义,都将会是你自己所不能够再去改变的。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