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歪歪书吧 > 权谋:升迁有道 > 第八百九十四章痛苦的婚姻

第八百九十四章痛苦的婚姻

  华悦莲拿过桌上的餐巾纸,抹了抹眼泪,直视着季子强说:“因为他从来都不喜欢女人。”

  季子强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他有带你痛苦的说:“真难为你了,那......那就结束吧。”

  华悦莲摇着头,说:“我几次都提出了离婚,但每一次他都不断的哀求,我硬不起心肠。”

  季子强无语的端起了酒杯,一口喝掉了满满一大杯的红酒,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什么是无奈,什么是痛苦,自己一直都认为华悦莲的生活应该是美好的,省城的五彩缤纷应该是属于她们的,但谁能知道啊,原来在最繁华的地方,也有最孤单的人。

  夜已很深,昏暗的酒吧内,江可蕊坐在烛光的阴影里,疲倦的依靠在墙壁上,在烛光里,她的美丽更为明显。她的头微微向上仰着,她的目光神游,嘴角却浮现的落寞,这时终于响起了《回家》的曲调,这是每晚的最后一支曲子,也是宣告酒吧打烊的曲子。

  他们离开了,默默无言的离开了这里,在季子强送华悦莲回家的路上,他们都很少说话,他们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只有在走到家属院的大门口季子强将要离开的这一瞬间,季子强看到华悦莲眼中的泪花夺眶而出。

  季子强心痛了,他一把将华悦莲紧紧抱进了怀中,他能够感觉到从华悦莲颈部散发出来的温暖香甜的气息,他宽厚的手臂慈爱的拍拍她的肩艰难的说了一声:“自己多保重,要多打电话。”

  华悦莲使劲点点头,她不敢正视季子强发红的眼圈,她匆忙将目光移向别处,无声的接过季子强手中的包,背对他擦去脸上滑落的泪珠。

  当季子强缓慢地离开时,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使劲挥舞着手臂,默默的向季子强告别。她看着空荡荡地街头,看到季子强的肩上颤抖,他的身影越来越小,不一会就便成了一个小黑影,那么小,那么孤单,一股强烈的悲哀攥住了她,她靠在树上,任泪水流淌。

  此刻她最渴望的是在这个大都市漆黑的夜中,有一盏亮着的灯是为她点燃的,会有一个爱她的男人期待着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她也渴~望浪漫的情感,而不是价值不菲的礼物,在华悦莲眼里,最好的礼物是持久的,而不一定要华丽无比,假如丈夫帮她干些杂活,陪她共进晚餐,甚至和她一起开怀大笑,都会被视为是价值连城的钻石但这些却无法做到,因为丈夫并不喜欢她,或许也有喜欢吧,但那种喜欢和男女之间,妻子和丈夫之间的喜欢大不相同。

  回去后的季子强久久没有安睡,他独自一人默默坐在房间的阳台上,静静地看着湛蓝色的夜空,那轻柔的微风吹着他;一如那纤纤细指般,撫弄着自己的发梢,是那样柔和;那么亲切;让季子强感觉这一如昔日似地温暖。可到如今,这感觉只能在回忆中追寻。

  华悦莲早已离开了自己身边,自己再也没能在夜色中尽情地享受她给予自己的温柔,这一切的一切都如风般逝去无痕!恨自己当初不知好好地去珍惜,一次又一次不自觉地将她伤害。而每一次她都只是默默地擦干眼泪,一言不发地坐在自己身边;用那双强忍泪水的眼睛轻轻地看着自己,而自己则每一次都将它忽略,她只好带着满腔的幽怨静静地离开……可是华悦莲,你是否知道,今天我想哭。好想追到你的身前,握住你的小手,叫你留下来!可临去时你凄婉的眼神使我一阵寒粟。

  你为什么要留下来?为我留下来吗?我此生此世还有资格吗?

  季子强愧疚的想,自己一次一次不经意地,将华悦莲早已伤害得伤痕累累,只因为自己太过自私,让华悦莲一次一次一人独行;好希望自己能够什么都不顾,只要能陪在她的身边。可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那么可怜的丁丁点点。

  季子强好想告诉华悦莲:我心中对你的愧疚,让我难以面对于你,却始终都不知如何用行动去表现。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深”。只有当你离开我之后,我才知去后悔,去珍惜这一切。可如今只能在如风的往事中追忆。

  季子强就这样伤感着,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季子强在第二天起来的很晚,昨晚上一直没有休息好,直到天亮的时候,季子强才迷迷糊糊的睡着,所以在醒来之后,他才发现已经是上午的10点了,季子强苦笑一下,赶快穿戴,洗漱一番,然后打开了房门。

  这面的门一响,那面几间房子里的人都出来了,季子强暗笑,恐怕他们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季子强就招呼了一声,蔡局长和秘书小赵就到了季子强的房间。

  秘书小赵有点紧紧张张的说:“我见你没开门,所以也不敢叫你,怕影响你休息。”

  季子强很理解的点头说:“嗯,昨晚上想事情,所以天亮才睡下,你叫早了我也不起来,呵呵呵。”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